Armin Li https://arminli.com 2019-12-10T07:07:43+00:00 arminli@icloud.com YC Camp 是一场大型 Hackathon https://arminli.com/blog/246 2019-10-21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6 YC Camp 是为期三个月的训练营,被选入的创业者带着各自的团队开发产品,每周关注增长,与 YC 的导师交流获得建议,最终在 demo day 上演示。《YC创业营》 中描述了作者参加一次完整的 YC camp 的所见所感。

YC 的目的很明确,向在 camp 中脱颖而出的人和项目批量投资,投资的金额和占股比例是固定的,数目不多,因为创业者更看重它的顾问团队和带来的 connection。

实际上现在各个国家都有很多的 YC 批量投资的效仿者,但完全没有取得和 YC 媲美的成果。这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 YC 像是一个学校在帮助一个学生、一个没有经验的创业者如何从技术思考到商业;而效仿者更多的是选择那些已经初具规模的团队,给予扶持。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项目是否已经获得过融资。

为什么我说 YC 的 Camp 是一场大型的 Hackathon 呢?在这三个月期间, 一个团队可能时时刻刻产生新的 idea,与 Paul Graham 交流后可能就会转型,比如视频直播网站 Justin.tv 转型到 twitch.tv。在团队的 idea 的商业模式行不通的情况下,通过 brain storm 或 design sprint 等形式选择其他方向继续开发是很常见的事。有时你需要去招募新的合伙人,甚至有的团队被否定掉后,团队解散成员加入了其他的团队。在 camp 中,做一个 startup 和做一个 hackathon project 的过程没什么区别,最终都要通过 presentation 来获得认可。

camp 与 hackathon 的唯一区别就是它长达三个月,而 hackathon 只有三天。这三个月 YC 带来了什么?是将这个 project 视为 business 的能力。年轻创业者需要学习的是如何思考商业模式、如何寻找种子用户、如何从用户那里获得反馈、如何增长,需要思考一个文案、一个交互逻辑、一个按钮对产品的影响,而不是要每天听一堆名人的讲座。实际上中国的开发者技术上完全不输于硅谷的程序员,中国学生的编程能力也不弱于美国学生,缺少的仅仅是将 product 推广到 business 的能力。因此我觉得中国很多独立开发者的作品更像是 tool,而不是 business。

2017 年开始,YC 成立了 startup school 项目,将创业方法和经验推广给全世界。这样即使你是个高中生,你也能利用暑假的几周时间学习 business 了。

]]>
域名更换及新增 newsletter 订阅 https://arminli.com/blog/245 2019-10-21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5 域名更换为 ,如果有 RSS 订阅的朋友请更新为 <https://arminli.com/feed> 。

另外加入了 newsletter 的功能,订阅后每次更新会收到一封邮件,使用的是 Mailchimp 的服务:http://eepurl.com/gG_uB5

在选择 newsletter host 时我注意到 substack 这家公司(http://substack.com),substack 成立刚刚两年,和其他 newsletter 最大的不同一是可以像看 blog 一样看发过的 newsletter,二是支持付费订阅。从用户体验上来讲这个产品还是不错的,但很多功能的缺失(尤其是团队在 FAQ 中明确表示 NO!)还是让我没有选择它。

  1. 不支持 RSS。
  2. 不支持 markdown。
  3. 不支持 custom domain。这个很致命,用户只能用 xxx.substack.com 这样的二级域名托管。它的 YC 投资人(Andrew Chen)都不用,substack 的用户还在喊他
  4. paid newsletter 抽成 10%,不知道做付费的作者能否接受,像国内知识星球是 5%。

尽管如此,substack 在特定用户群体里还是比较受欢迎,如记者、作家、KOL,因为只需要几分钟部署好,完全不要求技术,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变现平台。

]]>
由 Facebook 自杀事件想到的转岗被拒经历 https://arminli.com/blog/244 2019-10-14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4

今年 9 月,38 岁的华裔工程师 Qin Chen 从 Facebook 总部大楼跳下身亡。面对 Facebook 对此事件息事宁人的态度,大批在美华人到其总部前抗议,要求彻查真相。抗议的次日,Facebook 才发声明,证实死者为自杀。

事发后,硅星人采访了多名知情的 Facebook 员工和相关人士,并进行了深入的报道。我们的调查发现:

  • FB 不仅有着高压工作文化和公司政策,令以华人为代表的工作签证员工格外受伤,它还在压制公司内部对该事件的讨论;
  • Qin Chen 所在的组之前短暂和它组合并,再拆分时本组 原 manager 跳槽,留给新入职的 manager 一个多人已经转组完成,人手极度不足的烂摊子。新 manager 为了确保本组业绩,不得已用手段阻止了Qin Chen的换组;
  • 死者生前背负的多重压力,其一在于绩效考核 Meets Most 差评和换组失败后,他对于失去工作的极度恐惧。目前,H-1B 签证者失业后有两个月的宽限期,但即便能很快找到工作,仍有可能因为签证 transfer 申请审核停滞或被拒,导致持签证者和其家人失去在美国合法居留的身份;
  • 唯一一名亮出身份并发声的 FB 员工尹伊,已经被公司以“缺乏判断力”为由开除。此前采访中他曾表示不认为 FB 禁止讨论该事件,后来撤回了该立场,并指责 FB 侵犯言论自由。在 FB,员工私自接受采访属于违反政策的行为。尹伊对此不置可否,但对记者指出,“勇气是一种价值判断。”

Reference:#8 深度调查:Facebook华人程序员之死

我的第一份实习经历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我离开去了另一个部门继续实习。我的 transfer 经历和 Qin Chen 的 transfer 经历非常像,只是我的背景没有那么复杂。

我们所属的部门都是公司盈利或战略上非常重要的团队,我当时的老板也是新来的,团队从他原来团队带来一部分,但人手也不多,工作强度也比较大,每天九点半回家下了班车走回家都觉得头晕晕的,当然我只是个实习生,工作强度跟 Chen 先生这种全职员工是没法比的。

工作强度只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对所做的事不太喜欢,也找到了更喜欢和适合的团队,那边也同意我过去实习,但需要我来主动发起这个流程,因为他们不能主动去其他部门要人,他们之前因为这种操作被对面投诉过。

我的 transfer 提议被老板拒绝了,他不同意我来发起这个流程,理由也很简单:1. 没见过实习生要 transfer 的。 2. 我们是一个新团队,如果一个新团队连实习生都要 transfer,那他的老板会觉得他带领团队有问题。

老板的理由我可以接受和理解,我也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于是就走了先离职,再面试、入职的流程,去了新部门。

我当时只有大三,我可以抛弃一切,重新开始,我还可以做很多事。但 Chen 先生已经快四十岁了,拖家带口在美国,他所面临的压力我可能无法想象,但这是他选择的生活。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没有能力改变别人,我只希望当我在那个年龄时,还能像现在一样自己把握自己的人生。

]]>
新裤子、孙宇晨、张一鸣、黄峥 https://arminli.com/blog/243 2019-08-03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3 我要先多写一些新裤子。

最开始听新裤子是从音乐排行榜上从头开始听,第一首《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就是彭磊口中的那种“主歌低、副歌高八度瞎嚷嚷“的”土摇“音乐,我对这种没啥兴趣所以也没有听其他的歌,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今年的草莓音乐节。

当时的计划是看晚上主舞台压轴的万青,但换场的时候要等很久,就先去爱舞台看了新裤子。还没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开始后面人搭着前面人的肩排成一个特别长的队伍,从餐饮区走了过来。我旁边的一个保安问我,这么多人是要干啥。我说一会会开火车,首尾相连的跑起来。他说这哪行,跑不起来。结果等开场《你要跳舞吗》响起的时候,完全失控了,保安根本按不住火车。当时那个车头也比较蠢,朝中间的人群就撞进去了,然后就来了一群一米八以上的大汉,我觉得应该是特警,把车头那几个人抬走了。

新裤子的现场是我见过最燥、最骚的现场。乐队除了赵梦的三个人,平时看起来都挺正常的,一到舞台上一个比一个骚,如果没有看过新裤子现场的话一定要看一次,在爱奇艺、YouTube 上也有很多现场视频。其中好几次只要前排有人把观众举起来,马上就会被特警带走,草莓的安保真的很严,所以下面很难燥起来。还剩下最后 20 分钟时我转移到主舞台去看了万青,这也是第一次看万青的现场,可惜乐队所有人一点激情都没有,站着不动,还出了很多失误,一个劲儿的道歉。

新裤子的现场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每年都会去音乐节、LiveHouse、体育馆听现场音乐,但没有一个能超过新裤子的现场,可能这就是 Live 的魅力吧。我一直比较喜欢 80 年代的音乐,回去翻了新裤子的几张专辑,《龙虎人丹》、《野人也有爱》、《Go East》这三张专辑完全把我征服了,这三张专辑的时期也就是新裤子自称的迪斯科舞曲时期。

这段时间可能是新裤子最快乐的时光?《龙虎人丹》这张专辑,不听歌只看专辑封面,就能把人毙了。庞宽主要负责的这张封面,之后刺猬有一张专辑也请庞宽来设计,风格很像但少了很多味道。这段时期的音乐、MV 和电影现在听起来和看起来都很酷、很 fancy、很时髦。新裤子从来不仅仅是一个乐队,他们是一种文化现象,新裤子的现场就是一个艺术空间。

但是,除了新裤子自身,又有多少人喜欢迪斯科音乐呢,新裤子的品味、艺术气质,能被大众接受吗?答案很明显,如果想很好的商业化,必须迎合大众的口味,先有更多的人知道你,才会有人来分辨你是好还是坏的。于是新裤子转型到“黑暗时期”,也就是开头说的“土摇”。“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也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就是每个年轻人的共鸣。

这让我想到了三位年轻的中国企业家。

孙宇晨也想出名,但他是那种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管外面对我的评价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我,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争议越大,我越开心。孙宇晨真的非常擅长营销,看看他的微博就知道了,TRX 是英文社区中最火热、讨论度最大的项目,就像 EOS 在中国的地位一样(EOS 是因为有李笑来的加持),TRX 公链上 DAPP 也是目前开发活跃度最高的,连 FOMO3D 团队的新项目都选择了 TRX 公链上,而 TRX 本身的技术真的很有价值吗?同样想出名,新裤子和孙宇晨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方式,孙宇晨的故事远远比《Bad Blood》精彩。

如果让我们创业做产品的话,大家很自然而然的想到,我要对这个领域很了解,我要是这个场景的用户,我知道有哪些痛点,这样我才能做好这个产品。那张一鸣真的是今日头条的用户吗?我是一个会严格控制信息摄入的人,Feed 中超过 200 字的不看,200 字足够把事说明白了;一天发十几条微博、朋友圈的人绝对删除或屏蔽;我也从来不看公众号网文,因为我觉得那些都是垃圾;只搬运英文社区的内容不看(比如“@爱可可爱生活”);时效性差的不看(前几天发生的事今天才知道发微博);算法推荐的就更不看了。这无关雅俗,仅仅是个人习惯。

那张一鸣呢?自媒体阑夕发过一篇关于张一鸣的专稿《理性蜕变中的张一鸣》中指出:

创业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比较感性,或者说知行合一,做的事情就是自己真心认同并热爱的,比如马云,从做中国黄页开始,就是“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无论产品形态怎么变,主旨都是用互联网降低贸易成本。

还有一种是理性的,是从逻辑判断某个市场存在机会,然后调度一切资源进入谋求成功,自己是否对这件事情抱有兴趣,倒是非必要的。

显而易见的是,张一鸣属于后一种创业者,他绝对不会是今日头条和抖音上面的内容消费者,甚至恰恰相反。

张一鸣甚至很清醒的表达过一个现在看来相当残酷的观点: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追求效率的少数精英,他们可以在现实生活里实现自我认知,另一类则是大部分需要围绕一个东西打转的人,不管这些东西是宗教、小说、爱情还是今日头条,用户需要沉迷其中。

张一鸣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未对号入座的把自己定位在哪一类人里,但是答案也不那么难猜。 一个压根不是自己产品目标用户——甚至会有意识的约束自己远离类似诱惑——的人,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业绩和数据,这简直理性到了硬核的地步。

阑夕这篇文章写的很明白了,我就不再赘述。张一鸣和新裤子一样,知道大众的品味在哪里,知道如何商业化,如何为大多数人提供一个优质、满意的服务,尽管他们并不是自己产品的用户,不喜欢自己最广为流传的歌,但他们都依旧是成功的。

黄峥的故事也很简单,他服务的四环外的人群,也是这样的一个群体,但他本身并不是住在四环外,也肯定不会喜欢超低价和拼团的感觉,但他知道,有相当大的一个人群能够接受这种商业模式。在自己不擅长甚至不了解的领域,推断出商业可行性,这是非常可怕的能力。

当然上述的讨论仅仅是在商业层面上,因为对于商业、人性很多都是相关的。市面上目前还没有关于三位年轻企业家的书籍出版,可能真的是太年轻了,等他们的故事写成书,广为流传的时候,里面的内容一定会相当精彩。

最后再回到新裤子,我这么喜欢新裤子是因为我和他们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我们都喜欢 80 年代的迪斯科文化和复古文化,都喜欢文艺片,喜欢涉猎各种领域,都想断网(但我现在明显做不到),拉黑任何不喜欢的人,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不想和人交往,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彭磊和庞宽说他们小时候很自闭,同学都瞧不起,但一站在舞台上,他们就是明星。我小时候其实也有点自闭的感觉,反正就是不喜欢和人交往,只想玩电脑,和机器打交道,所以后来才去学了 CS(和他们不同的是我成绩很好!),但我现在的性格好了很多了。在我喜欢的领域里面,我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也不会 care 别人怎么看。但其实这些也不是什么特质,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当然从众的可能会更多一些。

《乐队的夏天》结束了,如果你也有喜欢的乐队,请去现场支持他们的音乐吧!

]]>
你可能不知道的科技公司中文名字 https://arminli.com/blog/242 2019-07-24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2 书中一般会为英文和英文缩写解释它的中文含义,当遇到我们耳熟能详的科技公司英文名时,编辑往往给出一个很陌生的中文名。如果你还知道其他公司有趣的中文译名,可以告诉我。

  • Netflix:网飞。但也有人叫“奈飞”,比如《奈飞文化手册》。
  • Booking.com:缤客。
  • Groupon:这是美团的爸爸,叫做“高朋”。
  • Spotify:声田、声破天。
  • Airbnb:爱彼迎。
  • Instagram:照片墙。
  • Alphabet:阿尔法特。
  • Adobe:奥多比。
  • WhatsApp:瓦次艾普,这是百度百科援引的人民日报的翻译。。
  • Pinterest:拼趣/品趣志。
  • YouTube:优兔。
  • Dropbox:多宝箱。我记得看《硅谷》时字幕给翻译成屌爆盒。。
  • Line:连我。
  • Autodesk:欧特克。
  • Paypal:贝宝。
  • Tumblr:汤博乐。
  • Lyft:来福车。
  • Reddit:红迪网。

对这些名字感到陌生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大多数都不在大陆设立运营团队。

]]>
《网易掌门人丁磊》 https://arminli.com/blog/241 2019-07-19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1 这本书前半部分还可以,介绍了早期的丁磊和网易。后半部分完全写崩了,就是把各个产品线介绍一遍。

电信局主要使用的是Unix,而不是WinNT。丁磊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用WinNT呢?WinNT也是多任务的系统,难道Unix有更多的优势吗?他决定一定要好好研究Unix。

一开始觉得电信局这种地方的系统不应该是 Windows 吗,怎么会用 Unix 这么硬核的东西。搜了下发现这个 WinNT(1993 年推出) 是 server 端的,不是 PC 的 OS,这样用 Unix 就不觉得奇怪了。

1995年,他们干脆便放弃写毕业论文,专门从事创建网络门户的工作,并把主要站点的名单起了新名字“YetAnotherHierarchicalOfficiousOracle(另一层次式的正式指南)”,它的缩写词Yahoo便成为这一网络门户的名字。

第一次知道 Yahoo 名字的由来,”Yet Another xxx” 现在还是一个很流行的命名风格。

根据美国的法律,如果有公司提出高于股价的较高收购价格时,对方一定要做出回应,否则会被起诉。

这个条款很有意思,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我有足够的钱,必须要对我的收购要求做出回应?我没有找到更多的相关资料,有了解的同学可以交流交流。

网易接到纳斯达克关于打算在2001年7月27日开市时对网易在纳斯达克市场上的美国存托股交易予以停牌的通知,同时网易在纳斯达克交易的股票代码也由NTES改成NTESE。 在纳斯达克报价代码被加上一个“E”表示这家公司有过违反规则的地方,这就像古时的墨刑一样,在脸上刺上一个符号,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犯过罪的人。

网易有过财务造假的黑历史,因此被停牌。这是管理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但恢复交易后仍然发展的非常好。这听起来是不是比现在百度还惨?但其实二者性质完全不一样的,百度虽然没被停牌,但它的产品、文化、用户体验、商业模式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而当时的网易并不存在这些问题,所以百度目前的处境更加危险。

NTESE 什么时候被改回成 NTES 了,我也没有找到。

经历了这场人事风波之后,丁磊意识到管理层必须和他有理念上的认同。他需要的是核心团队,管理者成功不成功,不在于他是不是有十年、八年大牌公司的经验。而在于他们是否有共同的理念。

空降的职业经理人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很多前辈互联网公司都暴露出来过,所以不是一个很新的问题了。这里面失败的 case 太多,成功的 case 较少,成功的引入具有代表性的应该是腾讯的刘炽平。AT 两家早期的很多合伙人、员工现在还在公司,成为管理层;而 B 家几乎没有早期员工、合伙人了,这也是 B 暴露出的问题之一。

从创业到现在,丁磊每天都在关心新的技术,密切跟踪Internet新的发展,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其中有10个小时是在网上,他的邮箱有数十个,每天都要收到上百封电子邮件。

几十个邮箱,害怕。

“我当时翻开通讯录,一张名片一张名片去找。我想,中国谁的营销做得好,我去请教他总可以吧。”就象在开发游戏上请教过许多高人指点一样,丁磊在游戏营销上也向许多人请教。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步步高的老总段永平。当丁磊给段永平打电话,并问能不能当面请教时,段永平很客气地说:“那你就过来吧。”就这样,丁磊不断向专家学习营销知识和技巧,探索推广游戏的最佳策略。

丁磊和段永平原来是这么认识的。之后段永平投资了网易,回报接近 100 倍,俩人还是拼多多的早期投资人。这里让人很有启发的是一定要主动去联系大佬,寻求建议和帮助,机会都是主动争取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普通投资人在二级市场很难拿到十倍百倍的回报,这是因为段永平可以随时和丁磊交流,巴菲特也可以和所投资公司随时交流,他们看好创始人的话,就可以长期持有。但散户没有这样的机会,和所投资公司员工的交流也是非常局限,所以对于股市投资来说,盯着百倍十倍的回报在对于普通投资者看来有点浮躁。

2006年2月23日,第四届亚洲电子商务论坛在成都电子科大开幕,来自中、日、韩3国多所著名大学和多家互联网企业的50多名电子商务专家出席论坛。丁磊作了题为《电子商务在中国》的专题演讲,他在演讲中说,电子商务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做得很不够。一项调查统计显示,中国现有8700万上网用户,网上购物的人数只占0.3%,且用户对网上购物的质量非常不满意,满意度只有31.6%。 导致中国电子商务欠发达的原因是什么呢?丁磊认为主要原因是许多产品都采取低价策略,有些甚至要赔本销售,这使得企业无力建立电子商务平台,同时银行相应的支付系统不畅通。 对于中国电子商务的前景,丁磊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由于远离商品集中的大城市,中国的二、三级城市更需要电子商务,那里的人对网上购物更感兴趣。

网易早期也做过一些电商,但并不成功。06 年丁磊就认识到了“中国的二、三级城市更需要电子商务,那里的人对网上购物更感兴趣”,那当他看到拼多多时很可能就相见恨晚、一拍而合了吧。

“你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你不要勉强自己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exactly,深表认同。我特别讨厌没有主见的人。

]]>
《能力陷阱》:先行动,后思考 https://arminli.com/blog/240 2019-06-25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40 这是一本讲管理学和领导力的书,它的内容不多,但很有启发。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改变要由外而内,先行动后思考。

什么是能力陷阱?我们会基于当下的状态和能力去规划未来,这样会受限于当前的认知。不要执着于思考,先去做起来,边做边获得新认知。

应该怎么做?如果要像领导者一样思考,唯一的办法是先像领导者一样行事,如积极参与新项目以及新活动,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以及尝试采用新方法做事等。因为只有当你受到新环境的挑战或接受外界新的刺激时,才会产生新的想法。如果你先思考,那么你还是在你的小圈子里面,每个人的认知都是有限的,这样就很难改变。

“我们很乐于去做那些我们擅长的事,于是就会一直去做,最终就使得我们会一直擅长那些事。做得越多,就越擅长,越擅长就越愿意去做。这样的一个循环能让我们在这方面获得更多的经验。而它就像是毒品一样,我们被它深深吸引,因为我们的快乐和自信都来源于它。”

举几个具体的例子,比如说一个学生想提升自己,他应该看看同龄人在做什么,发现差距后才能提升自己;做一个产品需要看看成熟和成功的产品的逻辑和交互是怎么设计的、如果变现的,才能吸取过来,而不是自己闷头想怎么提升用户体验、怎么变现;做 research 没有思路时,应该看看好的 paper 是如何实现的,单单自己思考很难有所创新;认识新的朋友才能不断发现能力上限,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

]]>
瑞幸咖啡 招股书 https://arminli.com/blog/239 2019-06-25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39 最近越来越觉得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财务是多么重要,这些内容对于一般创业者来说很难主动学习到,只能在实践中探索,或者交给专家,比如 CFO。上市公司的招股书、财报等信息包含了很多公司运营和财务的数据,值得学习。

We are offering 30,000,000 ADSs. Each ADS represents eight of our Class A ordinary shares, par value US$0.000002 per share. Prior to this offering, there has been no public market for the ADSs or our shares. It is currently estimated that the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price per ADS will be between US$15 and US$17.

这个 15-17 美元是发行价区间没有疑问,那每股 0.000002 美元是什么意思?这个是因为开曼上市主体有个注册总股本,那个数字可能很大,跟公司的总股本不匹配,而且基于这个股本的每股价格自己定的。比如一家公司注册时开曼主体总股本是 5 亿股,每股 0.0001。但实际上总股本是 1 亿股,每股 7 美元。

Each Class A ordinary share is entitled to one vote; and each Class B ordinary share is entitled to ten votes and is convertible into one Class A ordinary share at any time by the holder thereof.

AB 股的划分,用来调整投票权,美股中很常见,中国 A 股应该是不允许这种结构。B 类可以转成 A 类但 A 类不能转成 B 类。

Cumulative transacting customers > 16.8mn

用户很大了。

“item sold” refers to an item transacted on our mobile apps or through third-party platforms in a given period,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 item was paid for or was merely ordered through our free product marketing initiative;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 item was paid for or was merely ordered through our free product marketing initiative; 从表述来看是下单没有支付的订单也算在销售量里了,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数据造假的可能性,也许是我多想了。。

in 2018, 91.3% of new customers made their first purchase via our Luckin mobile app.

也就是说九成的注册用户都至少完成购买行为一次(毕竟新用户第一杯免费)。

这个图比较有意思,留存突然掉下去又突然涨上来,原来是受中国春节假期的影响。

其他的几个观察:

  1. Luckin 最开始叫 Luck Coffee。
  2. 招股书中 LK 始终强调自己是一个科技公司,但除了他自己可能没人这么觉得。。但它又不完全不是科技公司,毕竟有个 APP。
  3. LK 自称使用机器学习算法动态调整价格,但实际上咖啡的售价是固定的,除了配送的起送价可能会随早晚高峰波动。
  4. LK 几乎所有数据都非常好看,比如获客成本从 2018 年 Q1 的 103.5 元到 2019 年 Q1 的 16.9元、留存等等,显示出公司积极的态势,因此这时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也显示出了创始团队的经验。
]]>
凌晨四点:播客文化社区 https://arminli.com/blog/238 2019-04-14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38 在美国,播客(Podcast)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工业,有很多知名的、运营超过十年的播客,甚至有人开始讨论播客工业是否存在泡沫。

在中国,以喜马拉雅为主的播客工业刚刚起步,但它和美国的播客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国目前的播客主要以有声书和知识付费为主,这和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很大的关系,比如长辈们是在听评书和广播那一代成长起来的。这些播客绝大多数都是有专门的团队在运营,有一个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

但是,中国也有很多独立播客,他们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旨在交流科技、艺术、人文,给听众启发。他们没有专业的运营团队,没有强烈的商业目的。交流和传播,是他们的向往。中国目前没有成熟的独立播客工业,关于独立播客的商业解决方案也只是刚刚起步,独立播客的受众也非常分散。

程序员和播客爱好者这两个群体有很大的交集。我开发了“凌晨四点”(at4am.io)这个播客社区,希望能把有共同爱好的人聚集起来,一起推动我们自己的独立播客文化,鼓励那些主播持续产出优质原创的内容。

凌晨四点目前支持的播客分类主要从苹果 Podcast 2018 年度精选中挑选而出,邀请制注册,可以找身边已经注册的朋友索要邀请,或者是直接联系我:95livc@gmail.com / Telegram: @livc95

]]>
程序设计实力与互联网科技实力:五年 ICPC 世界总决赛告诉我的 https://arminli.com/blog/237 2019-04-05T00:00:00+00:00 Armin Li https://arminli.com/blog/237 早起被朋友圈刷屏,原来 2019 年 ICPC 世界总决赛结束了,中国大陆高校近几年来首次没有获得任何奖牌。今年获得奖牌的高校排名如下:

由于 ICPC 的赞助商从 ACM 换成了 JetBrains,现在只称其为 ICPC,其实还有点不习惯,所幸没有叫 JB-ICPC。俄罗斯学校已经连续第八年夺得冠军,那么 ICPC,也就是大学生的程序设计水平和该国的互联网发展之间有什么关系呢?这是本文想讨论的。

为此,我将过去五年的 ACM 世界总决赛的最终排名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每年会为前 12 名队伍颁发奖牌,金银铜各四支队伍。我将金牌算作 3 分,银牌 2 分,铜牌 1分,看看各个国家得分的总和,以代表该国学生的 ICPC 程序设计实力(表中数字为该国高校在该年的排名):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总分
俄罗斯 1、10、11(5分) 1、2、9、13(8分) 1、4、5、10(9分) 1、4、7、8、10(11分) 1、2、12(7分) 40
中国   3、7、8(7分) 6、7、8(6分) 2、12(4分) 4、5、9(6分) 23
美国 2(3分) 10、11(2分)   3、6(5分) 6、10(3分) 13
波兰 4、6(5分)   2(4分) 5、9(3分)   12
日本 3(3分) 4(3分) 12(1分)   3(3分) 10
韩国 7(2分) 5(2分) 3、9(4分)   11(1分) 9

这样统计实际上是非常粗糙的,因为它没有考虑人口数量和移民等因素。除此之外,我排除了那些在这五年里只获得一个奖牌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港台、瑞典等)。

接下来,我调查了一下这些国家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以此代表该国的互联网科技实力

国家 公司 市值(USD) 排名
美国 苹果 927.013B 1
中国 阿里巴巴 469.37B 2
日本 软银 106.10 B 3
韩国 NAVER(LINE 母公司) 15.76 B 4
俄罗斯 Yandex 11.291B 5
波兰 Allegro 0.156B 6

将 X 轴视为程序设计实力的排名,Y 轴表示该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市值,可以绘制这样一幅图:

我们可以看到,在三个世界大国之间,互联网实力越强的国家,程序设计能力反而更差。由于中国从青少年开始就有很专业的程序设计训练,很多优秀的高中生都会被美国名校录取,因此很多美国高校队伍里有很多中国人,比如今年排名第二的 MIT:

其中 Yinzhan Xu 同学的 IOI地址 显示为中国(这种大佬随便 Google 一下就能找到主页),说明在本科之前他还是在中国的。

因此除掉这个因素,美国的程序设计能力排名可能还会往后,而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由于差距巨大,很难赶超。遗憾的是这些都是感性的分析,无法严格地统计,但同样能够说明问题。

回到刚才的结论,为什么互联网实力越强的国家,程序设计能力反而更差?

在我看来, 互联网实力强的国家的大学生,想象力和创新能力更加丰富,对新技术更加充满热情;而互联网科技实力较低的国家的优秀大学生,因为环境的封闭,并没有更多的其他选择。

作为一只退役选手,我深知每一位 ACMer 的坚持。很多出色的程序设计选手都是从小就开始训练,如果是刚上大学才学习编程的话,那更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程序设计比赛的形式很简单,一页英文题目,但可能会做几天才想出最好的方法。于是,泡实验室成了家常便饭,挂科也很有可能。程序设计训练的强度和密度令人难以想象,这些取得成就的同学,都是在这上面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头发)的人。由于大学生涯的时间是有限的,自然难以分出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我们来看一看美国人在做什么。观察一下每年冠军学校所在的国家,除了近八年俄罗斯称霸之外,美国人自从 1997 年之后好像就蒸发了一样:

那么 1997 年夺冠之后,美国学生去做什么了?

翻开史书,这个时间正是互联网泡沫时期,无数的 dot-com 公司不断成立,尽管很多公司走向消亡,但仍然留下了很多改变世界的公司。比如美股科技五巨头 FAANG 中,亚马逊成立于 1995 年,Netflix 成立于 1997 年,Google 成立于 1998 年,乔布斯在 1997 年重返苹果,让苹果起死回生。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互联网的腾飞让美国大学生看到了太多的机会,去做与人交互、改变世界、颠覆认知的产品,可能比独自去写那些枯燥的算法代码更有趣。

如果提到能够载入史册的中国和俄罗斯的学生创业者,好像仍然屈指可数。你可能会提到以太坊创始人 V 神,但 V 神虽然 1994 年在俄罗斯出生,但 1999 年就移民加拿大去了。

中国高校的全军覆没未必是件坏事。我们有理由推断现在优秀的中国大学生,也能够有很多选择。学术上,中国学生申请国外高水平学校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经过良好训练的本科生都能够发表高质量的论文;商业上,随着国家对创新创业的鼓励,有专业技术背景的学生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取得青睐,比如饿了么和 Teambition;技术上,摩尔定律推动着硬件革命,继而带来不断的风口:O2O、VR、AI、Blockchain…新技术的快速迭代吸引着年轻人的热情;职场上,利用寒暑假实习的同学大有人在,他们希望走出校园的象牙塔,看看工业界的人到底在做些什么……

程序设计只是一个选择,选择没有对错,只有适不适合与喜不喜欢。别人在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做自己想做的。

References

  • http://tradingview.com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tional_Collegiate_Programming_Contest
  • https://icpc.baylor.edu/community/results-2016
  • https://www.rbth.com/business/327647-most-valuable-internet-companies
  • https://www.value.today
  • http://alexa.chinaz.com/Country/index_PL.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