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学做志愿者

早上看见朋友圈有人转发了一个文章《Tesla马斯克自述:我一无所有,我不后悔》,我就在想他啥时候一无所有了啊。想着想着,想到了今年做志愿者的经历。

我通过学校 JA 社团报名了志愿者活动,内容是给一所上海中学的初中生讲一学期课,名字叫《我是创业家》。每所中学的授课团队由来自不同学校的志愿者组成。说是创业家但其实内容很简单,比如说在学校门口想做什么买卖?文具店还是游戏厅?怎么宣传,怎么竞争,怎么规划资金的花费等等。

我们一共上了五六节课还是七八节课,记不太清了,这个课属于素质拓展课供学生选修,正常是每两周一次。我们在第一次去中学的时候,校长把我们叫到她的办公室,向我们介绍她对这门课和这个系列(与 JA 的合作)的想法。大致要表达的意思是,这所中学有一部分同学将来不能参加上海的高考,很大概率会走入社会工作,如果去工作的话希望能让他们知道各个行业的现状,比如说如何做一个小本买卖。

我听了非常吃惊,为什么上海的中学生都不高考就直接进入社会了?我不知道是因为户口的原因还是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我也没有去深究这个事。校长说她建议了几名学生必须选这门课,因为她确定这些同学肯定不会高考而会步入社会。

这时我猜测,这个中学可能都是家庭条件一般人家的孩子。我原来会认为上海人家都是土豪,都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但慢慢才想明白,其实上海也只是一个正常的城市,这里的土著也像其他任何城市一样拥有着贫富差距。

上课的感觉就是学生们太吵了,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总喜欢新奇的课程和漂亮的老师。第一节课有一个部分是识别企业家的名字和一些知名公司的 logo,比如马云、马化腾,小米、华为。这里面多数都能被学生们说出来,只有一个人,马斯克,只被一个学生认了出来。

我已经记不住他的名字,他准确的描述了马斯克生平和主要工作:Paypal、Tesla、SpaceX。他还绘声绘色的介绍了马斯克在多个学科的学习和探索,讲着讲着还聊到美国社会和中国的差距,介绍自己和父母去洛杉矶购物时,在车里被流浪汉用枪指着勒索,父母就乖乖给了钱打发走了,这让他很害怕。

我那段时间正好在读几本关于马斯克的书,所以记忆很深刻,他的介绍绝大多数都是准确的,唯一的错误就是他把名字记成了“马克思”。在后续的课程中,他的表现依然非常出色,见多识广,其他同学好像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每次想到他,我就会想起同个教室里其他马上就不能读书的孩子,然后陷入沉思。

Subscribe to Armin's Blog by Email
Armin Li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杂谈  tagged with 志愿者  马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