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Facebook 自杀事件想到的转岗被拒经历

今年 9 月,38 岁的华裔工程师 Qin Chen 从 Facebook 总部大楼跳下身亡。面对 Facebook 对此事件息事宁人的态度,大批在美华人到其总部前抗议,要求彻查真相。抗议的次日,Facebook 才发声明,证实死者为自杀。

事发后,硅星人采访了多名知情的 Facebook 员工和相关人士,并进行了深入的报道。我们的调查发现:

  • FB 不仅有着高压工作文化和公司政策,令以华人为代表的工作签证员工格外受伤,它还在压制公司内部对该事件的讨论;
  • Qin Chen 所在的组之前短暂和它组合并,再拆分时本组 原 manager 跳槽,留给新入职的 manager 一个多人已经转组完成,人手极度不足的烂摊子。新 manager 为了确保本组业绩,不得已用手段阻止了Qin Chen的换组;
  • 死者生前背负的多重压力,其一在于绩效考核 Meets Most 差评和换组失败后,他对于失去工作的极度恐惧。目前,H-1B 签证者失业后有两个月的宽限期,但即便能很快找到工作,仍有可能因为签证 transfer 申请审核停滞或被拒,导致持签证者和其家人失去在美国合法居留的身份;
  • 唯一一名亮出身份并发声的 FB 员工尹伊,已经被公司以“缺乏判断力”为由开除。此前采访中他曾表示不认为 FB 禁止讨论该事件,后来撤回了该立场,并指责 FB 侵犯言论自由。在 FB,员工私自接受采访属于违反政策的行为。尹伊对此不置可否,但对记者指出,“勇气是一种价值判断。”

Reference:#8 深度调查:Facebook华人程序员之死

我的第一份实习经历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我离开去了另一个部门继续实习。我的 transfer 经历和 Qin Chen 的 transfer 经历非常像,只是我的背景没有那么复杂。

我们所属的部门都是公司盈利或战略上非常重要的团队,我当时的老板也是新来的,团队从他原来团队带来一部分,但人手也不多,工作强度也比较大,每天九点半回家下了班车走回家都觉得头晕晕的,当然我只是个实习生,工作强度跟 Chen 先生这种全职员工是没法比的。

工作强度只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对所做的事不太喜欢,也找到了更喜欢和适合的团队,那边也同意我过去实习,但需要我来主动发起这个流程,因为他们不能主动去其他部门要人,他们之前因为这种操作被对面投诉过。

我的 transfer 提议被老板拒绝了,他不同意我来发起这个流程,理由也很简单:1. 没见过实习生要 transfer 的。 2. 我们是一个新团队,如果一个新团队连实习生都要 transfer,那他的老板会觉得他带领团队有问题。

老板的理由我可以接受和理解,我也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于是就走了先离职,再面试、入职的流程,去了新部门。

我当时只有大三,我可以抛弃一切,重新开始,我还可以做很多事。但 Chen 先生已经快四十岁了,拖家带口在美国,他所面临的压力我可能无法想象,但这是他选择的生活。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没有能力改变别人,我只希望当我在那个年龄时,还能像现在一样自己把握自己的人生。

Subscribe to Armin's Blog by Email
Armin Li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杂谈  tagged with facebook  transfer